由陈思诚编剧、导演,黄渤、荣梓杉领衔主演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7月15日上映,成人请在儿童陪伴下观影
由陈思诚编剧、导演,黄渤、荣梓杉领衔主演的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7月15日上映,成人请在儿童陪伴下观影。如果你还带着看《唐人街探案》的期待去看这部电影,多半是要失望的,因为它是一部非常复古的儿童片,没有飙车、枪战、桃色花边,只有梦想和童真。从天而降的外星特工“莫扎特”,给琴童任小天昏暗枯燥的练琴生活,推开了一盏通向外面世界的天窗,也让他坚定了追逐梦想的决心。这样的剧情,让人忍不住想起2008年周星驰的电影《长江七号》。陈思诚曾说,对自己导演生涯影响最大的是周星驰和徐克,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开拍前,他就请教过周星驰,并得到其鼓励。电影上映前夕,陈思诚与周星驰视频通话。视频里,他恭恭敬敬地对周星驰说,“我们的莫扎特和你当年的七仔一样,都是来自外太空的朋友哦。”已经迈入60岁的周星驰回答,“对啊,你真的拍出来了,恭喜你啊。”陈思诚会成为下一个周星驰吗?喜剧风格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讲述任大望(黄渤 饰)一心想把热爱天文的儿子任小天(荣梓杉 饰)培养成钢琴家,为此二人矛盾不断。一天,神秘外星人“莫扎特”意外出现,帮助小天跟老爸“斗智斗勇”,然而,它的到来似乎另有任务……在讲述影片的代际主题时,陈思诚表示,“每一个人都有独立的思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。我不想以非常深刻、严肃的东西来探讨这样一个话题,我就以一种偏轻喜剧、充满幻想的方式。”以喜剧的方式去探讨略显沉重的话题,这样的创作思路和周星驰喜剧一脉相承。只不过,很多人把星爷的电影看成是一种成人童话,而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是真正写给孩子的童话。影片弥补了市场中少见的国产科幻儿童电影类型,也是暑期档适销对路的大片。在影院里,笑得最大声的都是孩子。电影的大部分笑点都是比较直接的,比如莫扎特想偷袭黄渤,竟把自己电到焦黑的场景,有一些周星驰无厘头喜剧的影子。作为陈思诚“唐探系列”后开启的新篇章,此前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一经官宣就备受关注,但直到今年5月宣布定档暑期时,外星朋友“莫扎特”才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——一只丑萌的熊猫玩偶,姚晨扮演的“外星公主”直接用四川方言叫它“滚滚”。“莫扎特”像是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幻想过的神秘朋友,它的特别之处在于不走机器猫、长江七号那样的童趣可爱路线。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成熟的声音都让人觉得,它的本体其实是个大叔。“莫扎特”是陈思诚为它配音的,更令人怀疑它是陈思诚的化身。在与任小天“双向救赎”时,像是带有一些成人世界的观照和怀旧。影片中提到60年后为2082年,明示了故事背景为2022年,甚至还出现了2021年开馆的上海天文馆。但看校园建筑风格和人物的着装打扮,又有一种上世纪90年代的感觉。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由北京壹同传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、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、阿里巴巴影业(北京)有限公司、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电影(集团)有限公司出品;全片由IMAX特制拍摄,IMAX版本全程呈现多26%的专属画面内容,该片还拥有杜比视界和杜比全景声版本,有更高的视听丰富度和层次感。“莫扎特”操纵飞舞的书搭成天空之桥,带着孩子们坐着乐高飞船在天上飞,那些天马行空的绮丽画面,令人充满遐想。正如影片在尾声道出,“当一个人开始怀旧,说明他变老了,我觉得我老了”。当成人观众看到绚烂的星星借助特效和拍摄技术铺满整个银幕时,更像是致敬和弥补自己失去的童年。一代人集体童年回忆的错位浮现,也让这部电影和周星驰的喜剧片有很大不同。黄金班底说到周星驰喜剧,很多人都会想起他的黄金班底,比如吴孟达、黄一山、林子聪、如花“李建仁”等,陈式喜剧里,同样逐渐形成一批固定的演员班底。比如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的主角黄渤,就曾主演了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中陈思诚执导的《天上掉下个UFO》单元。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里,还有姚晨、许君聪、于洋组成的“忽悠团”,范伟饰演的“糊涂爷爷”,贾冰饰演的“严肃不过3秒”的老师,一众喜剧人纷纷亮相,欢乐不断,也让它相比“唐探”系列的喜剧类型更明显。观众们发明了用“含腾量”——演员沈腾的戏份含量,去判断开心麻花影片的喜剧质量;在陈式喜剧片里,也有观众想到用“含渤(黄渤)量”去类比。在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中,黄渤在喜剧塑造上无疑是贡献最大的。陈思诚透露,黄渤为任大望的角色塑造加入了许多自己的设计。有一场黄渤在梅婷饰演的前妻面前死要面子摆阔的戏,需要当场从兜里掏给儿子一大把零花钱。黄渤提前问道具师要了一张纸巾,搓得皱巴巴放在兜里,连陈思诚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。开拍时,才发现黄渤拿出钱的时候,上面还带着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,把一个小人物的窘迫展露无遗。这是剧本里没有,生活里来的细节。该片的很多演员表示,陈思诚会给演员足够的发挥空间,对演员也有足够的信任。比如姚晨建议她饰演的“外星公主”在片中说四川话,因为在她看来,方言是个很好的喜剧表现形式。最终,四川方言的外星公主的确逗笑了观众。全片演员的表演方式和喜剧风格较为统一,也能体现出导演的把控能力。姚晨在《外太空中的莫扎特》里的人设和演法其实和她在周星驰的《西游伏妖篇》里类似,但没有后者的违和感。“含腾量”或者“含渤量”的说法,也体现出当下剧本相对弱势,靠一些喜剧演员的表演技巧撑起喜剧效果的问题。电影里,钢琴家郎朗出演自己也是一大亮点,不过,他在正片中的亮相并没有带来足够惊喜,令人遗憾他的喜剧首秀,反不如他正常弹琴时的丰富颜艺搞笑。如果郎朗也能变得好笑,更能体现出导演自身的喜剧技巧。相比科幻,陈思诚显然更擅长的是喜剧,包括此前的侦探宇宙里,相比推理悬疑,仍然是喜剧元素更让人有记忆点。相比“开心麻花”系列和徐峥的“囧”系列,陈式喜剧风格似乎还没那么明确。有那么多优秀的喜剧演员和优异的拍摄技术,期待陈思诚能打磨形成自己的喜剧工业体系和喜剧风格,深化戏剧内核,为观众解当代喜剧之渴。